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VINCENT > 边剥毛豆边听勃拉姆斯

边剥毛豆边听勃拉姆斯

双簧管奏出宁静而安详的旋律,领着管乐群舒缓的慢慢往前走,仿佛踏进了一片静谧的深林,阳光斜照在树干上,微风拂过树叶。而我,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剥着毛豆一边在欣赏这优美的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这是我喜欢的状态,一边干活一边欣赏音乐,干活欣赏两不误。

 

我对古典音乐的喜爱源于高中时我姐带回来的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和保罗莫里哀的轻音乐,也源于高中时到我的表舅宿舍里他给我弹的那首古典吉他曲《爱的罗曼史》,现在也是我的古典吉他为数不多的保留曲目之一。这些都是我欣赏古典音乐的启蒙。后来我考上了中专后我姐和姐夫送了我把吉他,这其实成了我非常艰难的两年中专学习里舒缓压力的一个重要出口,从学习和聆听古典吉他开始, 慢慢开始听钢琴,小提琴独奏再到协奏曲,再到大部头的交响曲,第一首当然贝多芬的命运,“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这正是我那时想要做的,但我当时通过曲子能感受到的全是在命运前痛苦的挣扎和彷徨,后来慢慢的知道我这样性格的人是无法扼住命运的喉咙的,只能在命运的大浪打来的时候,竭力使自己浮在上面,不要被卷走就很不错了。我挺过了这波大浪。 参加工作后我如鱼得水,虽然也很艰苦,但也有很多乐趣,自己有了收入,可以自己买音响设备,自己买CD, 刚开始计划每个月花100元买一张正版进口碟,那可是普通人一个月只有300元工资的年代。 后来就流行音乐的买盗版,古典买正版, 再后来就堕落到都买盗版, 安慰自己说反正我也不属于烧器材的,听音乐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而真正让我爆发性的大量聆听古典曲目的是去年自己配了套入门黑胶系统,然后根据刘汉盛的唱片圣经指引在网上淘到了许多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古典音乐录音黄金时期指挥大师和著名乐队的珍贵黑胶,听得我欲罢不能,流连忘返。我说的珍贵是指这些录音非常珍贵,唱片嘛都是二手的日版黑胶,不过这倒是很契合我这个喜欢边剥毛豆边欣赏音乐的风格,音响,唱片都有贵贱高低之分,但音乐没有,在我的生活中它无处不在,我喜欢它填满我的客厅,厨房,卧室,就像现在这样,整个音乐包围着我,这时小提琴进来了,带着勃拉姆斯特有的淡淡的忧伤,旋律优美,从平静慢慢到激烈再到平静,你可以想象是林中的光影变化,或者是一个白衣少女在林中翩翩起舞,或者是简单的作者的情绪变化,或者只是像我现在这样,只是被这优美的旋律所倾倒,在不自不觉中把毛豆剥完。哈哈。

2017.12.22

推荐 0